特朗普称不会发布全国居家隔离令:得有一点灵活性


而对于3亿多的美国人来说,他们并不知道,一场公共卫生灾难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埋伏。

而美国疾控中心也几乎没有考虑采用世界卫生组织所使用的检测技术。世卫组织分发给各国的、由德国研制的测试方法也没有通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美国疾控中心首席副主任安妮·舒沙特(Anne Schuchat)说,美国疾控中心认为不需要“其他人的检测”。全美对于疑似病例大规模的检测任务也因此被搁置。

当地时间3月28日,美国《纽约时报》发布报道《错失的一个月:失败的病毒检测如何使美国对新冠肺炎视而不见》(The lost month: how a failure to test blinded the U.S.to Covid-19),试图找到答案:由于技术缺陷、监管障碍、官僚主义和领导层事务等多重因素,美国早期未能对疑似病例进行大规模检测,使得美国“缺失了一个月”,白白错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

国际奥委会称,这一决定是基于三方面的考虑。首先是出于保护运动员和参与者健康以及支持全球抗击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的需要,其次是为保障运动员和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利益,最后是考虑到全球体育赛历,综合这方面的考量,因此做出了延期至2021年7月23日开幕的决定。当地时间4月1日,泰国卫生部在疫情例行发布会上透露,泰国新增12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病例一部分是与此前确诊的聚集性病例相关,一部分有国外旅行史。目前,泰国累计确诊病例1771例。其中,12例死亡,342例治愈,1400多例正留院治疗。曼谷地区的病例数量约占一半,全国77个府有61个府出现确诊病例。

报道称,政府官员之间缺乏信任是一重因素。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M. Azar)负责监督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管局这两个机构,并协调政府的公共卫生部门应对流行疾病。但整个2月,阿扎认为疾控中心提供给他的检测数据不准确,他与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 Redfield)关系持续紧张。当公众对检测问题的批评加剧时,阿扎也无法推动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管局加快应对速度或改变工作方向。

泰国宣布自26日实施《紧急情况法》,在该法令下,泰国政府有权采取宵禁等限制性措施,以减少人员流动,遏制疫情扩散。泰国军方已在全国主要路口设置359个检查站。目前曼谷、孔敬、乌隆、普吉等地已经关闭所有学校和商业场所,仅开放商场内的超市、药店、餐饮区,实行有限封城措施。

《纽约时报》对美国50多名现任和前任公共卫生官员、行政官员、资深科学家和公司高管进行了采访。他们表示,负责检测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威胁的3个政府机构,即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和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都没能足够迅速地做好应对疫情的准备。即使科学家关注着中国的疫情肆虐并发出警报,这些机构的负责人也没有及时作出反应。

这不得不让人追问:美国政府为何对这场公共卫生灾难的演变视而不见?

在疫情暴发近2个月之后,特朗普才让白宫牵头负责应对疫情。在特朗普2月26日任命副总统彭斯负责应对疫情之前,美国的疫情应对工作组缺少有权力的白宫官员强力推进行动。

然而对于疫情防控来说,为时已晚。美国各地的医疗机构只能拒绝对症状较轻的人进行检测,将试剂留给重症患者,而且后者通常也要等一周才能拿到检测结果。仍然有很多感染新冠病毒的美国人没有机会检测。